唱论“口诀"再探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08-18 文字:【大】【中】【小】
 

琚清林
 
     为了传授某种方法或技术、知识或技能而编成的容易记诵的语句,称为口诀。这种口诀言简意赅,有散句,有诗文,合辙压韵,起来朗朗上口,记起来快速牢固。在古典唱论中随处可见,比比皆是。例如《顾误录》中列举的“五音口诀”“中原韵出字诀”;《度曲须知》中的“收音总诀”  “辩声捷诀”;  《乐府传声》中的“辩四音诀”“辩五音诀”  “辩声音要决”等等。又如,为了便于记忆十三道辙,我们可以用十三个字作为口诀,即“春、夏、秋、冬、南、来、北、往、各、界、互、报、喜。”只要记住这十三个字,就可以记住十三道辙。如:春一一人辰辙;夏——发花辙;秋——由求辙;冬——中东辙;南——言前辙;来——怀来辙;北一一灰堆辙;往——江阳辙;各——梭泼辙;界——乜斜辙;互一一谷苏辙;报——遥窕辙;喜——一七辙。总之口诀是我国文学的一大特产。它的用途甚广,可以说生活中口诀式的文学普遍存在,并且家喻户晓。在各行各业中都有自己特有的行业口诀。在当今的政治生活中,也常常使用口诀式的语句,记住中心任务和重要原则。例如“三八作风”“四项基本原则”“四各面向”等等。口诀是思想的浓缩,是经验的凝练,是方法的总结。
      在声乐教学中,在总结理论的过程中,我也提出一些口诀,供同学们使用。以帮助他们记忆声乐训练中的要领。现在我介绍一部分供大家参考和探讨,以求得更加科学和完善。我认为声乐训练要抓住六个字,就是注重这六个方面:唱声、唱字儿;唱情、唱味儿;唱神、唱气儿。记住所概括的方面,就可以掌握歌唱训练的要领。为了便于记忆这六个字所含括的具体内容,我又分别对每个字提出一个口诀,如下:
   
 一、唱声
    内口对锁中,头声通胸声,
    上下都打开,声在管中行。
    声乐训练的重点是声音,以上口诀强调了发声的状态和着力方向。  “内口”,是指喉咽,  “锁中”是指锁骨中间的“天突穴”。在发声时内口向锁中用力,造成一种内收感,简称“内唱”。当气息从肺部底端上升时,内口的力量向下,喉头保持低位,与气息产生抗力,声音必然有力。与宋人沈括的《梦溪笔谈》中主张的“内里声”观点是一致的。清代著名剧作家、诗人孔尚任,曾通过他的名著《桃花扇》对唱法提出过“嗓子内唱”的观点。这些观点都符合传统内唱的主张。  “头声通胸声”是要求上腔与下腔畅通,造成声音的立体感。各声部与各声区:在以头声为主时,不可没有胸声。在以胸声为主时,不可没有头声。也为有头声。也就是要用全腔体混声共鸣歌唱,改变单腔体平直喊叫的弊病。  “上下都打开”是指从脑后、头顶、眉心(额窦)、鼻腔(上颌窦)、口腔、咽腔、喉下腔、胸腔等,都处于积极的开放状态,这比只要求打开喉咙对歌唱更有利。  “声在管中行”从脑后经头顶向下直至丹田,形成一个管道,发出的所有声音,都必须在这个管道中运行,不可从口腔泄出。
   
二、唱字几

    叼住字头再放松,字清味浓又传情,
    出字像说悄悄话,声中无字字中声。
声乐训练中的字声结合问题,具体在一个字上,就是声母和韵母的关系。声母主管字在口中出字时阻气的部位,而韵母则主管字在口中形成时的口腔形状。因此声母分唇、舌、齿、牙、喉五个阻气部位,称为“五音”。韵母分开、齐、撮、合四个口形,称为“四呼”。声母不论清浊,都不具备声响性,只产生气声。而韵母则可以发出响亮的声音。在歌唱时声母(字头)主管字的清晰度、感情、与风味,韵母主管声音的响亮,圆润及饱满。  “叼往字头再放松,字清味浓又传情”其意思在于咬字行声时先把字头咬住,之后立即放松,过度到韵母的声响上去。如果不叼住字头,将失去字的清晰和情味。如果叼住字头不放松,将影响声音的响亮、圆润及饱满。所以说不咬住字头不行,咬死不放松也不行。在咬字与发声的结合中,要掌握声母和韵母的时值、力度等,科学合理的配合。请看下表明示:
    声母和韵母结合的先后关系


    声母(字头、子音)     韵母(字身、母音)
    短     长
    紧     松
    刚     柔
    横     竖
    扁     圆
    明     暗

 
声母在口中的阻气位置必须准确,形成气阻后会发出烘、荒、呼、昏、欢;春、窗、初、搀、抄,经、坚、交、加、姜;丁、当、都、低、端;崩、班、包、奔、波等,气口和喷口的字。在声母和韵母结合时,要把握先短后长、先紧后松、先刚后柔、先横后竖、先扁后圆、先明后暗的原则。  “出字像说悄俏话”,悄悄话就是我们平时称为“耳语”的语言方式。歌唱出字时像“耳语”说悄悄话似的,要说得清晰而又富于感情和味道,有声有色。  “声中无字字中声”,这是引用宋人沈括《梦溪笔谈》中的一句“古之善歌者有语”谓“当使声中无字,字中有声”。它的意思是:在传统的融字法则中,强调吐字与咏声同时并举,字声有一个融汇结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求“声中无字,字中有声”。  “声中无字”是对全局而言的。就是声音必须流畅,做到连贯、持续、婉转、灵活、圆润、平滑。每个字象珠子一样穿在声音的线条上。从另种意义上讲,也可以说不是声中无字,而是听不到声外之字,所有的字都融进了声音之中,不因咬字造成垒块,听了使人感到声音疙疙瘩瘩。  “字中有声”是对局部而言的。要求每个字不但准确、清晰,而且声音饱满悦耳并富于情感韵味。
    
三、唱情
    气是本来情是魂,字声情气为一身。
    心动气抒情处发,先动己来后感人。
    唱歌必须唱情,常言道“好唱家的嗓子并不是第一流的”,这个意思就是,  “唱情”是第一位的。好嗓子不唱情,允其量也只能是只“百灵”,是朵没有芳香的纸绢花。气是情的化身,每口气都来自于一定的感情状态。感情是歌唱的灵魂,它带动了字、声、情、气各方,歌无魂则不感人。  “唱情”必须是真情所致,要把你生活中的体验融化到歌声中去。  《乐记》开头就论到: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这段话的意思是:音是从人心产生的。人心的活动是外界事物引起的。人心感应外界事物,使感情激动起来、表现出来,就成为声音。因此我们说,  “感于物”而“心动”,随之情动气则抒发出声音,用歌声作载体,把自己体验到的感情传给别人。所以我们说“先动己来后感人”。
   
 四、唱味儿
    艺术风格是个性,把握特色韵味浓。
    小弯气口和甩腔,婉转自如妙无穷。
    味儿是什么?味儿就是色彩,就是风格、是风骨、是个性。艺术风格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它给于人们独特的美,那丰富而浓郁的色彩使人淘醉。艺术风格大致分为民族风格、地方风格、时代风格、个人风格。由于这些区别的存在,才有不同的味道。同一首歌不同人唱,会有不同的味儿,但都会被听众所接收,并受到感染。一度创作已经给歌者提供了音乐形像和艺术风格,但歌者在二度创作中,仍要把握纯正的风味儿,并加入自己的色彩。在唱腔的小弯、气口、甩腔等处,出彩儿、出味儿。要做到婉转自如,出神入化。风格是内在精神的外射,它要深深的根植于内在精神的沃土之中,否则单凭外在风格打动人心是不会长久的,虽然能得到一点效果,也只能被人嗤之为噱头而已。只有赋予它思想感情的内含;才能使具有独特风格的艺术形像的“美”更内在,更深厚、更丰富、更完美。清新独特风格的歌声,载着深刻的思想感情,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听者,感化着社会,点缀着生活。
 
五、唱神
    顶天立地面如春,会身协调眼传神。
    声情并茂传九陌,遏云响谷“抗坠音”
    传统演唱非常讲就精、气、神儿。登上舞台以后,自我感到好象顶天立地一般。面如桃花,春风朴面。不论怎样站,怎么动,全身都是十分协调的。激情满怀,两眼炯炯传神。只有具备了这种神态,才可以真正做到声情并茂,才可以将悦耳之声传向远方,才可以获得具有遏云响谷的“抗坠”之音。  (“抗坠”之音是指歌唱时的一种状态,就是具有上抗其喉,下坠其丹田的感觉。)。

 六、唱气儿
    善歌调气最重要,字声情气结合好。
    凡音传情气为帅,气沉丹田是法宝。
    传统唱论中强调:  “善歌者必先调其气”。这是歌唱的一个总原则。甚至有的专家强调“唱歌唱的就是一口气”。在好的气息状态下,才可能把字、声、气结合好。常言道:  “情是气之本,气是情之身”。也就是说人在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在一定的气息状态之中,这种“气态”反映着一定的情绪,所以我们常讲的“以情带声”,必须经过气有机的转化成声音。这就是我们提到的气是传情的先行官。在发声前先张口深吸气至肺的底部,然后保持住,感到肚脐下有一股力量,把这个力量作为支点进行歌唱,就可以称为气沉丹田。
    以上六个字集中的强调了六个方面,并且赋给六个口诀,供教学参考。当然还有许多方面,这里就不面面赘述了。

联系电话:010-64851137  主办单位: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  详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翔路1号  备案序号:京ICP备17047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