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声乐发展的新阶段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08-18 文字:【大】【中】【小】

  


 

       各位专家、各位来宾:
  大家好!
  首先,我代表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最真挚的感谢!这次研讨会是关于民族声乐发展的专题性研讨,其目的是通过大家相互交流、探讨,在总结历史的基础上,动态把握民族声乐现状,共同研究、分析民族声乐发展前进中存在的问题,并及时提出改进方法和推进揞施,以实现其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更加科学、合理的发展。
  在座各位都是民族声乐教育领域的教授、专家,请大家在研讨的过程中广泛交流,建言献策,为民族声乐的建设提出宝贵的建议和措施,共同梳理问题,理清发展思路,进一步推动民族声乐教研的深化和科学发展。下面,我就民族声乐现状和今后的发展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实践证明我们民族乐方向正确,我们的努力是成功的
  中国民族声乐艺术与传统声乐文化一脉相承,它扎根于民族沃土, 特色鲜明,演唱内容贴近群众生活,因而深得观众喜爱。在近几十年中,声乐界各位前辈、专家同仁携手并肩,共同努力,以学院为主要阵地,培养了一大批家喻户晓的优秀歌唱家,带动了全国民族声乐的发展和提髙。
  近年来,民族声乐已经进入了一个发展的高峰期,呈现出一片繁柴的景象,民族声乐在国民的政治文化生活中的重要性更是日趋明显。如,每年央视和地方电枧台的春晚,各种民俗节日庆典,以及奥运会的开、闭幕式等等,民族声乐演唱形式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培养的歌唱家唱响了时代主旋律,用极富感染力的歌声弘扬民族精神,反映人民的心声,诠释文化的先进性,在改革幵放的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对于凝聚党心、民心产生了积极而又深远的影响。
  当前,我们民族声乐舞台,新秀辈出,演唱的水平获得了质的飞跃,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并且在演唱上形成了一定的特色,如:音色自然统一;音域宽广,声音运用灵活,眘量大、歌唱寿命较长;歌唱能力强,语言清晰等等。2010年我院声歌系学生期末考试时,我从头听到尾,感觉他们在演唱上确实有很明显提高,变化很大,我倍感欣慰。2010年,我们举办的第四届民族声乐论坛时,全国各艺术类院校与会专家多达近四百位,是民族声乐领域幵展交流活动以来规模最大,与会专家最多的一次,充分说明了我们的声乐队伍正在不断壮大。近年来,多位歌唱家还把我们的民族声乐推向了世界舞台。如,彭丽媛、宋祖英等等,他们被誉为中国民族声乐海外的传播者。宋祖英先后在悉尼、维也纳、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北京鸟巢、台湾等地成功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她出色的演唱让全世界人民耳目一新,领略了中国音乐文化底蕴和声乐艺术的独特魅力。
  以上种种事例表明,专家同仁们多年的努力是成功的,我们成果是丰硕的,我们探索的方向是正确,我们的道路是科学的,因此,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二、我先要谈谈自己在现阶段对民族声乐的思考
  真理的探索是无止境的,在培养各类声乐人才的过程中,我本人也在不断的学习、总结、探索、研究、积累,接下来,我先来谈一谈自己在现阶段对民族声乐的思考,希望能够起到拋砖引玉的作用。
  1.对科学性的思考
  一个歌唱家如果没有科学的演唱技巧,那么他的艺术生命将会是短暂的。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我本人越发感受到科学性的重要性。人的嗓音结构大同小异,世界各国的歌唱家,其演唱的共性应该是相通的, 在讲綱科学的共性特征时,我-直用"大马路、小汽车"来比喻歌唱"通道"与"支点"的关系。不管是什么车,都要在-条马路上幵,马路修好了,畅通了,那么什么牌子的汽车都是町以跑起来的。目前,我还在研究
  民族声乐领域中的新课题,其中-个I果题是"少数民族演员如何协调民族风格与科学性"的问题。2010年到现在,我的班里陆续来了几个新疆班的学生,她们的演唱风格很有特色,但是真假声打架,普遍存在新疆民歌与混合声的运用难以协调的问题,我针对每个人的情况,从最接近她们唱法的角度入手,让她们先协调好声音与语言的关系,等到她们适应了以后,再进行更深入的调整,获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她们的进步很明显。如,其中一位叫艾米拉的学生先后运用了 "前中大支点"和"开贴"唱法,我最后给她定位"幵贴"唱法,她的进步很大。不仅声音统一,能够胜任国内外多种风格作品的演唱,而且新疆民歌、十二木卡姆、哈萨克民歌等具有原生态风格的歌曲都比原来唱得更好了。
  此外,今年在上海听京剧梅派、程派的演唱,我本人并不楕通京剧,因此也辨别不出他们所属的派别,但是我从声音的角度去听他们的演唱, 并且在演出结束后对他们的声音提了一点自己的建议,他们尝试了一下, 声音立刻发生了变化,而且觉得很好,都非常高兴。无论哪种唱法都要在科学性的基础上来体现。现在,一些非声乐专业人士由于不懂得声乐艺术内在规律,妄加论断,极力倡导个性,抹杀共性,其实是很不正确的。这些做法与舆论不仅给辛勤奋斗在教学第一线的声乐教学团队带来了伤害,而且给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发展制造了很多障碍和阻力。
  2.对民族声乐"雷同性"问题的思考
  在新时期的教学体系指导下,更多的歌唱新秀层出不穷,一大批声乐学习者不由自主的摹仿、跟进,由此掀起一股民族声乐学习的热潮。摹仿、跟进的现象首先说明了我们的民族声乐发展的好,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与喜欢,其次摹仿、跟进也是艺术形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前的发展阶段。除此之外,我本人认为"雷同性"的提出其实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雷同性、都一样",从词面上看好像是在谈唱法,其实首先和作品有关,唱法是为作品服务的,作品风格多样化决定演唱风格的多样化,大家都唱一样的作品,所以感觉唱法也很像。因此,我希望能够出现更多高质量、风格鲜明的作品,使我们的演唱风格更加多样化。声乐老师都讲究"因材施教",培养出不同类型的学生。我本人认为,民族声乐仍在发展,而且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我们的民族声乐,这说明民族声乐的生命力很强,它的发展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在我看来,民族声乐不仅要向前发展,还要体现出丰富的个性,进入到百花齐放、百家争艳的阶段,这样才能放出最光辉的色彩,让中国人都喜欢。
  3.加强科研探索,提高教师教学能力,促迸人才的全面培养
  现阶段,民族声乐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和提髙,但是还存在很多需要深入探索的问题,因此,我们要继续深入研究,多发现问题,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创立并完善了我们的理论和训练体系,培养更多优秀民族声乐人才。其次,各位专家、同仁在培养声乐演唱人才的同时也要注重声乐教学人才的培养,通过传、帮、带的方式提髙中青年教师的教学能力,做好教学成果的传承与发扬。现阶段,我探索的主要课题除了刚才提到的"少数民族演员如何协调民族风格与科学性"以外,还有"中低声部民族化"、"字声协调"等问题。
  1)探索研究中低声部民族化,逐歩完善民族声乐各声部的演唱
  目前,中国民族声乐声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较为突出,呈现出较为单一的髙音声部趋势,声乐人才女声多男声少,男高音中高腔类型的多,其它类型的少。但是,一个相对成熟的声乐学派培养的人才在声部、声音类型、演唱风格等方面应该是丰富多样的。而且,按照人的嗓音条件讲,应该有高、中、低声部的划分,这样会更人性化、更合理。我们现在很多老师不论自己是什么声部都只教高音,这样就形成了现在都是清一色的男、女高音的局面。我建议声乐教师多教属于自己的声部,在自己的声部上发挥长处,体现自己的特色,其次,也要探索其它声部的民族声乐演唱规律。这样才能使民族声乐的各个声部都发展起来,在实践中培养出不同类型的人才。我本人也在探索"中低声部民族化"。2010年,我本科班招收一位男中音,研究生班招了一个男低音和女中音,我在中低声部民族化的问题上进行探索、研究,并且获得一些收获。如,研究生班的这位男低音,在上研究生之前一直没有解决好咬字的问题,经过一年的训练之后,他演唱《草原恋》,声音醇厚、饱满,语言清晰,虽然是男低音,但是咬字、色彩都体现中国的演唱风格,很有中国特色。而且在演唱完中国歌之后,他再演唱外国歌时,我发现外国歌的演唱进步也很大,进一步坚定了我对这个课题的研究方向。
  2)腔圆字正的探索,体现中国语言的美感
  歌曲与器乐作品最大的区别就是语言,因此,除了优美的声音,语言的美感也是体现歌唱艺术美感的重要环节。中国语言的在发音上, 咬字吐字、四声、韵辙等方面十分复杂,那么如何协调字与声的关系是中国民族声乐一直面临的课题。对此,我也思考了很多,并从课堂教学中得到一些新的体会,逐渐总结出"腔圆字正"能够达到字声协调的目的,就是说通道打幵之后要保持住,换字的动作要尽量小,不影响通道,咬完之后嘴巴马上松掉,这样的话,语言是清晰的,但又不破坏通道,因此声音也会达到连贯统一。
  2011年5月,宋祖英去台湾开独唱音乐会之前到我课堂上课,我发现她在演唱中个别字咬得过死,运用"腔圆字正"的方式给她调整,结果,宋祖英很快领悟并且攻克了她咬字上的问题,获得了新的提高,演唱上更轻松了。
  4.推进课程改革,立足本国,放眼世界
  作为学校,要提高人才培养率,真正达到与社会接轨,就必须随着时代的进步,与时倶进地进行课程改車与创新。在课程改革方面,经过多年的思考,本人以为,首先要立足本国,在中国民族声乐在传统声乐艺术精华和特色上,特别是民族声乐舞台形式、表演等方面,要加强继承,体现出我们课程的特色。
  在表演人才的培养与社会机构的接轨方面,舞台实践在培养表演类人才的方案中比重不够,导致表演人才培养阶段舞台历练不够,导致毕业生往往不能快速适应单位的演出任务。这就需要我们放眼世界,吸取国内外各院校的更合理的培养方式,为我院民族声乐人才培养方案开辟新的课程体系与更加科学的方案。
  5.加强民族声乐的理论建设,提高在媒体界话语权,形成舆论引导的新格局
  目前,我们的教学实践发展较快,成果丰硕,但是声乐理论的建设却相对滞后,分薄弱。我们的教学成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梳理和总结,严重影响我们声乐研究成果的传承和发展,而且对构建中国特色的声乐学派也十分不利。与之相应的是,我们在^乐领域和媒体界缺少话语权,当民族声乐的发展受到破坏或声乐界出现不正确的舆论时,不能及时声明、纠正,给我们的声乐发展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我们在注重声乐表演人才、声乐教,人才的同时也要注重声乐理论人才的培养,实现声乐艺术实践与理论携手并进。同时要坚持真理,引导声乐界积极开展健康的音乐批评,争取媒体界的话语权,形成正确舆论引导的新格局。
  三.发展目标:中国民族声乐走向世界舞台,我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
  胡锦涛主席七一讲话中指出:要着眼于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形成与我国国际地位相对称的文化软实力,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2011年的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首次以文化为核心进行讨论,并且提出了新时期关于文化发展的方针政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推进文化改革发展,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宏伟目标。这-决策为我们民族声乐艺术的科学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
  1.民族声乐要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声乐"阶段
  民族声乐就目前的发展来看,整体状况比较好,观众对具有科学性、民族性、艺术性、时代性的民族声乐反应良好,也都比较认可和喜欢。我们走的声乐道路适应面很广,既能唱外国作品又能唱中国作品,还能唱传统民歌,艺术歌曲、音乐剧选段以及流行歌曲等,为了创造这种声乐艺术,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打破了原来的禁锢,使得声乐艺术有了现在的繁荣景象。但是,我们不能满足现状,民族声乐应该向新的阶段发展,我本人认为这个阶段应该叫中国声乐艺术阶段。
  有人可能会问"中国声乐"艺术阶段与"民族声乐"有什么区别?我的看法是这样的,中国幅员辽阔,民族多,地域广,声乐艺术种类丰富,涵盖多个民族、不同地域、多种风格的声乐形式,在演唱方式上也丰富多样,包含戏曲、曲艺、民族、原生态、美声、通俗、以及音乐剧等多种演唱形式。而现阶段,"民族声乐"这个词在大家心目中印象比较深的主要是汉族民歌,很少包含少数民族的歌曲,但是我们有五十六个民族,汉族民歌只是中国民族声乐的一隅,"民族声乐"这个词有了特指后,这个概念在大家的心目中就变成了狭义的民族声乐,不能完全涵盖中国民族声乐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因此要有一个具有包容性更强的命名来概括我们的声乐艺术形式,我本人认为"中国声乐"这个命名具有更强的包容性,相对于我国当前的声乐形式而言更科学、更恰当。
  2."中国声乐"的发展方向一构建声乐学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新时期,我们不仅要“振兴中国声乐艺术,构建中国特色声乐学派”,而且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最终要在科学发展道路上奋力开创中国声乐艺术发展的新局面,"走向世界,唱响国际舞台"。
  在"中国声乐"发展的大环境来看,我认为中国声乐艺术整体上要注意三个方面。第一,要注意美声唱法民族化;就是说,美声唱法的演唱应该面向中国老百姓,让中国人喜欢,现在美声唱法参加比赛都唱外国歌,老百姓听不懂,也不喜欢,面临的是曲高和寡的境地。所以,应该走民族化的道路,与中国观众拉近距离,在语言、风格上向老百姓靠拢,让老百姓能听懂,让他们喜欢听。第二,要注意民族唱法科学化;就是说要注意科学性的训练。就歌唱而言,唱法是为作品服务的,唱法只是工具。科学性是一样的,作品不一样,演唱的方法就有所区别,都体现鲜明的民族性,语言都很好,风格也很棒,也都是民族的,体现了不同的色彩,不同的个性,但是都要科学。第三,要注意时代流行唱法艺术化。时代流行唱法艺术化,就是说流行歌曲要注意提高艺术性,给观众以美的享受。在这个阶段,大家都要提高,走到创造中国声乐辉煌的同一条道路上来。
  2010年7月23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提出,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胡锦涛同志的这一重要讲话,吹响了当前中国新一轮反"三俗"的号角,也为我们的"中国声乐"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更加良好的环境,作为严肃、高雅音乐,我们必须不断提升我们的艺术品质,给观众带来美的视听享受。
  3.要坚定不移地走科学发展的道路,要与世界接轨,展现我们文化的先进性
  胡锦涛主席在七一讲话中指出:理论源泉是实践,发展依据是实践,检验标准也是实践。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认识真理永无止境,理论创新永无止境。他的话同样适用于民族声乐的发展。民族声乐要获得健康、长远的发展,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定不移地走科学化演唱的道路。科学性是民族声乐演唱方法共性要求,是声乐健康发展的内在规律,是不可违背的。我记得1981年,世界男中音歌唱家基诺贝基来北京讲学,在中央乐团上了近一个月时间的课,当时很多学员都在歌唱上存在一些诸如喉咙紧张、笑肌抬不起来等问题。一次偶然,基诺贝基在中国饭店吃饭时听到了李谷一首次录制的磁带专辑中的歌声,非常兴奋,评价很高,认为李谷一的演唱是他在中国听到的最科学的演唱,并且在离开中国之前要了李谷一两盘专辑带走了。当时,贝基得知李谷一也是中央乐团的演员后,好奇地问“为什么这次上课的学员中没有她? ”陪同者的回答是:“她是唱民歌的。”然而在贝基的耳朵里并没有美声与民族之分,只有科学与不科学分,这对我之后的声乐教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更坚定了我探索科学性的信心。民族声乐要想走向世界,唱响国际舞台,首先必须具备科学性,让世界人民认可我们文化的先进性,进而才能在此基础上体现我们的个性。
  4,体现我们的特色,展现中国文化的个性与魅力
  中国声乐要充分体现我们的中国特色,也就是我们的"民族性"。民族性,其实就是指中国特色的演唱风格,包括声音类型、情感表达、语言、表演等多个方面。现在很多演唱者对传统民歌唱得比较少,唱创作型的歌曲比较多,声音上借鉴西方的东西多了点,缺少老百姓喜欢的很脆很亮的音色,常在注重声音训练的同时而忽略了民族风格和民族音色的体现,这可能是这些人提出民族性不够鲜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么对于中国声乐的特色体现,我首先要提出的就是"中国特色的音色"。这种音色应该是混声中有真声的色彩,比较明亮,同时又很通畅,上下衔接统一。比如《白毛女》、《恨死高山愁似海》、《永远的花样年华》这一类的歌曲,特别要求明亮的色彩,否则大家听起来就会觉得缺点什么,或者很别扭。这代表着我们中华民族在声音审美上的偏爱,作为我们培养人才必须考虑到这些因素。我所教过的学生中,有多位都是用“开贴”的方法,比如彭丽媛、张也、祖海等等,这种演唱方法声音很结实,色彩很明亮,感觉上真声很多,实际上是混声,因此高音很方便,一点也不费劲,感觉嗓子很好,所以,观众们都非常喜欢。我们现阶段有些老师在教学中没有处理好继承与借鉴的关系,直接套用西方的演唱方式和吐字方法来唱中国歌曲,音色上失去了民族性,所以中国观众不喜欢。
  其次,在体现我们的声乐特色上,要继承、借鉴戏曲表演程式,丰富民族声乐的舞台表演,展现民族声乐特有的舞台魅力。中国人民的传统审美需求是不仅要听,而且要看,因此,舞台表演是民族声乐演唱形式需要不断探索、完善的课题。
  5.促进创作大繁荣
  目前,声乐创作领域还存在一些问题。具体表现为作品风格、类型相对单一,不够丰富,比如中国传统歌剧都是高音唱段,中低声部的唱段很少,而艺术歌曲,创作歌曲中相对应的作品更是寥寥无几。目前,国内上演的传统歌剧和中国特色的新歌剧创作也是屈指可数,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歌剧以西洋歌剧为主,而票房并不乐观,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中西文化差异,西洋歌剧在中国缺乏群众基础,与中国观众的审美需求距离甚远。但是,现目前,中国传统歌剧位数不多,新创作的歌剧少之又少,因此,国家大剧院以及其他演出场所只能选择西洋歌剧上演。
  所以,我们声乐界要与创作领域加强交流和沟通,促进创作的大繁荣、大发展。首先提高创作的质量,进而才是数量。这里,对需求方,也就是演员的艺术修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求我们从需求方的角度来与创作人员形成充分互动,促使他们创作出风格多样、特色鲜明的,高水平的作品。将中国最优秀的声乐艺术以舞台演出的形式呈献给大家,奏响国际舞台,推广中国音乐,传承民族音乐文化。使我们民歌,我们的歌剧能够在世界舞台上传唱。
  结语:
  2010年我经受了一次生死离别的考验,幸运的是我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又回到了教学第一线。在医院休养期间,我躺在床上思绪不断,回想起民族声乐从早期到现在经历的点点滴滴,忍不住感慨万分。从事民族声乐教学三十多年,我切身感受到中国民族声乐发展到今天的来之不易,我们在民族声乐发展道路上经历了很多的困难和险阻。回想起1981 年,中国音乐学院最早开始招生时,声歌系第一批学生中几乎没有学民族声乐的,最后招上来的学生中只有两个是民族声乐专业,其他都是美声专业,可见当时民族声乐的队伍之弱小。当时的声乐队伍,无论是从师资、学科建设等都十分薄弱。
  我们起步晚,而且,在这条道路上,一直都有不同的意见,有的否定,有的还用恶毒的语言攻击我们,我们能够一直坚持这样走下去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夹缝中发展起来的。现在,我们的民族声乐队伍发展壮大。民族声乐经历了从"没有"到"有",从"水平低"到"水平高"的过程。民族声乐今天的繁荣,凝聚了数位前辈、专家同仁的智慧、辛劳与汗水。此时此刻,我们都应该感到欣慰和自豪。同时,我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持优良的工作态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探索创新,超越自我,攀登高峰。大家要珍惜,要团结,要继续努力,尤其是当前的政策主张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遇。
  当前,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文化建设的强音。我们应该顺应这股潮流,认真研究和解决当前社会所面临的诸多理论和现实问题,真正担当起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历史重任,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民族声乐的发展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来完成,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担负着中华民族的伟大使命,我们有责任使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在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不断赋予自己新的社会内涵与时代精神。我坚信,只要声乐界人士携手并进,求同存异,民族声乐领域一定能够迎来下一个百花齐放、百家齐鸣的崭新春天!我们的学院,我们声乐教坛,也将收获了一个更加色彩斑斓的季节!此外,我还要补充一点,今年是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成立五周年,让我们共同祝愿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的专家队伍越来越壮大,祝愿我们的民族声乐能够进入更加繁荣、辉煌的阶段!
  我的话讲完了,谢谢大家!
      (本文为原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教授在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2011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编辑/石磊)

联系电话:010-64851137  主办单位: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研究会  详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翔路1号  备案序号:京ICP备17047623号-1